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百家樂网站 >

世界很虚幻一切景物都不真实如烟般缥缈

2017-05-27 10:22
 
记不得什么时候入秋了,只觉风凉,阳光渐远,去温,季节更替,不会黑白分明,只有当风穿透身体,才让心
 
有了感觉。
 
晨起,懂得加衣,避凉。绿色不再张扬,安静的成熟,有了苍老之态。有些花,兀自开着,拼劲最后绽放的姿态,
 
努力开尽,便是秋满。
有雨,安静的来去,多了缠绵,滴滴答答间,如笛音幽婉,寥寥不断,染了感伤,却无由头,不知所起,亦不知落
 
于何处。
烟雨迷蒙,心下微凉,再不敢迎雨而行,人如季节更替,亦是入秋了。再无年轻的资本,于是,不敢有逞强的冲动
 
。许伞救赎一场雨凉。
 
或许,秋可以以树的姿态,站成沧桑,枝秃叶尽,只不过是一次轮回而已,待来年,春华枝满,再一次鼎盛时光,
 
浩瀚生命。
 
不是所有的生命都可以轮回,经受四季的洗礼,白发沟壑,苍老明目张胆。不会触目惊心,知之安然如素,淡然如
 
秋。
 
清简,是秋的初始,荒凉,是秋的落幕。
 
 
一个秋晨,天不明亮,顺路而行,露珠浓重,心思清浅。
若,想你雨落,念起,可否花开?
 
越来越迷糊,头顶的天空在旋转,世界很虚幻,一切景物都不真实,如烟般缥缈,像断了线的风筝,随时都有可能
 
飘起来,自己仿佛与这世界隔绝,什么都看得见,却怎么也触摸不到。
很困,或许那针起了作用,一不小心就睡着了,或许是半睡半醒,我听得到窗外的车行人闹,感觉得到,阳光穿透
 
玻璃的燥热。可我分明是睡着,无法清醒的起身,纷纷乱乱的人都挤进我梦里,喧嚣,吵闹,来来往往。
我在梦与现实间被他们拉扯,身体越来越沉,仿佛跌进一个深渊,却总也触不到谷底。沉,一路沉,无力的双手渴
 
望抓住什么,却一手的虚无…
 
间或,我 挣扎着醒来,睁开的双眼,看到刺眼地阳光,我像刚从梦里抛出来的人,湿淋淋的头发,潮湿的身体,
 
那些梦里的人都隐去了踪影,只留着阳光冷漠的看着我,我无法与她对视,我像被驱逐了灵魂的皮囊,无法支撑支
 
配我的躯身。
梦再次袭击,我无法抵抗,也无法躲避,任有那些人来来去去,在脑中穿过,杂乱无章。
在这些人群里,我看到了您,安静的坐着,一语不发,就那样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