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百家樂网站 >

时间一长我也渐渐的将她忘了

2017-05-31 11:29
  我劝她找俩保镖,一个女人整天拎着钱乱跑危险。她笑着说:“没事,好兄弟,姐命硬!”我劝她找个人嫁了,她说:“姐这样谁要?身边追的倒有的是,都他妈是冲我的钱来的,没一个好东西!有一次一个骚货到我的摊儿上买东西,穿的那叫一个露。我正好在,那骚货里边戴的乳罩一看就是我的货!我还没开始卖,那小王八蛋就偷着孝敬这骚货了!我当时都给那骚货骂傻了!唉,还就觉得这小子不错,没想到也是一个吃里爬外的东西!算了,瞎玩儿吧!姐现在不相信谁了。姐现在留心眼儿了,除了给他们吃穿,别的都他妈甭想!不行了就滚蛋!三条腿儿的蛤蟆不好找,臭男人有的是。”我看着她越来越无所谓的表情,看着她依然瘸着的腿,不想再说什么了。 
 
  ●碎片3     梦断残年   
  我骑车下班儿经常看到路边的她,随着一声“弟弟,捎一段儿!”她胖乎乎的身子已经灵活的放在后座上。 
  出事那天是快要过春节了,她接到一个电话要“出汇”。她从不多想什么,一进约好的房间,钱刚刚一亮,斧子就往头上砍来。她一边一瘸一拐的往外跑一边拼命地喊着“救命!抢钱了!……”手一直紧紧地抓着黑尼龙袋儿。后来听说房间、楼道喷的到处是血。 
  再后来大家都说她死了。 
  时间一长我也渐渐的将她忘了。 
  几天前我去医院看病。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隐约听见“东……东”的叫声。我左右寻找着,只有身后的一辆轮椅上一个胖胖的痴呆女人望着我。她的一头参差不齐的短发有些花白,脸上、头上是恐怖的疤痕。“弟……弟”,是她发出的声音。我浑身激灵一下,没错,是她!我连忙走过去俯下身“大姐,您还……”我止住了下面的话。她木然的看着我,点点头儿。我从那熟悉的不再发光的空空的眼睛里看到一丝丝东西在跳动。口水顺着她半张的嘴角流了下来。身后一个黑瘦的男人用毛巾给她擦去口水。 
  “她还能认得你,不容易。人也废了,什么也都没了……” 
  过后,我跟人说她还活着,竟然没有一个人相信,都说我撞见鬼了!的确,她已经死了。 
  “弟弟,姐命硬!”她说过的话像在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