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档下载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2017-03-17 19:04
 
 
 
 
 
 
 
 结束曲中,看着明昊手中的手机朝他晃了晃,薛莹嫣然一笑。那一笑,竟让那告别的三个男人呆了。
 
    薛莹却转身走出了门厅,撇下那三个呆掉的男人。
 
    厅外,不知何时已是白雪飘飞。
 
    橘红的路灯下,雪儿争先恐后地舞动着娇柔的身躯扑向大地的怀抱。静夜中,雪的欢呼若有若无,大地的承接无声无息。
 
    薛莹伸出双手,仰起微微发烧的脸庞,闭了双眼,享受那一刻雪儿的初吻和清凉。
 
    心,忽然就沉静了,仿佛落入谷底的幽泉,清澈,静默。
 
    幸福和欢欣清溪般渐渐在心底流淌,弥漫,直到淹没。一滴清泪,毫无征兆地滚出眼眸,在滑腻的脸庞划出一道痕。
 
    喧哗渐渐远去,只感到身后有温度。
 
   “萧总,喜欢雪吗?”薛莹没有回头,只是轻声地问道。
 
   “喜欢。不然,我怎么会在北方留下来呢?”
 
    薛莹回头,迎面而来的是萧总熠熠发光的双眸。
 
    她无声地笑了。迎着那道久不敢触碰的目光,眼里浮起暖意。那一刻,两人都静享那一瞬间的温情。
 
    雪夜,比往常更静。不断有雪片打在脸上,竟有些会落到她长长的睫毛上,随着眼睫眨啊眨。薛莹开心极了,很久都没有感受这小城的雪了,自从那两次雪中的伤心事发生后,她对雪有了本能的排斥。但,今夜,是例外。
 
    车子,在两人身后缓缓滑行。薛莹转身,看到萧总含笑的目光,其中,竟有,宠溺。她心里的那根弦轻轻地拨动着。
 
   “谢谢你,萧总,这么多年。”
 
雪中的萧,两道剑眉和浓黑的头发上落了雪。他的眼睛大而明亮,个子不太高却永远都那么精神。时光茬冉,却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倒更散发出成熟男人的华彩。
 
   “谢我干什么,我倒想谢谢你陪我。很难得在这样美妙的雪夜散步了。”
 
    薛莹想说什么,但喉中的哽咽让她无法开口。
 
    路灯将他俩的身影时而拉得很长,时而拉得很短,皮靴轻巧地叩打着地面,伴着簌簌的雪声。
 
    当年,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带着散漫的目光推开萧的办公室时,看到他满眼的惊诧和疼惜。但他什么也没说。是他沉稳和坚定的目光,周到而有序的安排让她满目苍夷的心回归平静和坚强。她的感动,来自于无声传达出的气息。理解和支持,信任和默契从来就不需要过多的言语。那一刻的自尊不需要怜悯的关切。好在,她遇到了她正迫切需要的安静。
 
    最初,分区的她与分区经理的他合作工作了一年。共同的认识,默契的配合,彼此的欣赏让他们相处得轻松快乐,一起把分区工作搞得风生水起。在她有效的支持配合中,他一步步由分区经理走进总部的领导层。其后的交往,倒是他对她有心的指点和提携更多一些。他们之间始终保持一种不必言及的感觉在心里。
 
    萧没有再看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在这样静谧的雪夜,他安于这样与自然融为一体,也乐于同薛莹悠闲地漫步。
 
    说心里话,他喜欢薛莹的干练与温柔恰到好处的融合,与她在一起,不必担心像有些女人那样计较和小心眼,也不用担心她像男人那样粗狂和耿直。他对她不设防地进入工作状态,欣赏她对有些棘手问题的婉转处理。她总会有办法让周围的同事保持好的合作状态而不致产生彼此的隔阂。而她最让他放心的是,俏丽的她有其他女子达不到的境界:她的美丽并没有引起同性的嫉妒和异性的妄想,她的澄明与冷静让绯闻望而却步。就如今夜,可以与她一起在雪夜散步,却不一定敢与其他的女部下——他害怕那种因此而想入非非的女人。
 
   “薛,这次,你要考虑清楚。但不要错过了。他们都很优秀。”
 
   “萧总。。。”薛莹没想到,萧会这样直接。尽管,他们之间相处和谐,相知甚深。几年来,她把自己封锁得丝风不漏,并不曾过多地谈论这个话题。
 
    萧沉默了片刻。当年,他是与他们共度一年时光的,本来,他以为薛莹和刘宇峰会如寻常夫妻一般结婚生子,可是后来看到薛莹报到时的憔悴和无助,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不免有很多惋惜。但他并未多言。
 
    直到有一天,他们一起来到这小城的分公司公干。那天也是下着大雪,当他们驱车行进在小城最繁华的街道时,他看到薛莹的手紧紧攥着车门把手,很难过的样子。顺着她的视线,他看到了那场婚礼。新郎就是刘宇峰,他西装革履,正在把新娘子抱出婚车。。。鞭炮将洁白的雪炸的飞向空中,缕缕青烟中,新郎把新娘抱回酒店。车回到他们所住的酒店,看到薛莹面色苍白,神情萧索,他便随她来到房间。那一刻,也许是薛莹最脆弱的时刻,也是唯一的一次看到她她梨花带雨般的娇弱,她向他讲述了他们的故事,令他唏嘘不已。也令他对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其后薛莹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对感情的事从不再提。虽钦慕者甚多,无奈薛莹已是心如止水。她工作的能力和处理感情的简练让身为男子的他也很钦佩。
 
    今天的一幕都尽收眼底。对这两位男子,因为合作的关系,虽不是深交,但他却以另一个角度另一种方式了解。所以,当他看到她们三人与众不同的表现后,他不得不提醒薛莹。无论怎样,他都希望他幸福快乐。人的一生,会与许多人相遇,以各种关系交往和联系。男女相处也一样,有些感情,绝不能仅仅以爱情友情亲情等词语去界定和区分,总有一些感觉和情感是游离于这几个词语之外或介于其中的。
 
    望着薛莹娇羞探寻的目光,萧叹了一口气。沉默片刻,他幽幽地只说了一句“那个明昊,与刘不同。”
 
    薛莹的心跳瞬间加快,她想听下文,萧却不再多言。她握了握口袋中的手机,感觉心如那飘飞的雪片一样,在空中旋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