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文化 >

人们的专注程度近乎虔诚立刻会感觉到竟如此隆重

2017-06-05 21:18
     这不是一部电影的名字,是我背着行囊走在山路上的情景。人很少,车更少,感觉有些孤寂。唯一陪伴我的是馥郁的桂花,喧闹的知了和自己“砰砰”的心跳。
                                                                                                                                          
     我很想了解你的生活场景,因为我无法解答是什么原因使你如此谦卑、善良和优雅?是院中那口幽深的古井,还是路边清清的池塘?是屋顶明亮的阳光房,还是墙上攀援的凌霄?——虽说秋天,还是花满枝头……
                                                                     
     我想,这一切都应该是的。少了些喧嚣,多了些宁静;少了些追逐,多了些谦和……山村淳朴的民风,友善的人情,使你蜕变成一只优雅的蝴蝶,忽高忽低,忽远忽近,在山林,在花丛,在我心里……飞舞 。
 
 
      每年的现在,苏州城里会上演一场鸡头米的盛宴,大街小巷,市场内外,到处可见剥鸡头米的情景。人们的专注程度近乎虔诚,你立刻会感觉到“盛宴”竟如此隆重!
                                                                     
      鸡头米是一种水生植物,学名叫芡实,其实和鸡一点关系也没有,只是果实形如鸡头而已。果实中包含着许多种子,剥开桔黄色的种皮,可见一粒玉白色的种肉,如酒酿圆子大小,煮熟吃,口感圆润香糯。
                                                                     
      但我並不认为有什么特别的口味,也没有酒酿圆子那样解馋, 我一直有些疑惑,这样平常的口味和这样隆重的程式,是否能够成正比?
                                                                     
      后来我从人们一年一度对鸡头米的热情,始终的坚持,感觉到並不是因为鸡头米有什么超常的口味,难得的珍肴,而是人们对应时蔬果的珍重,对大自然馈赠的敬畏——我深深祝愿鸡头米永远是苏州每年的一场隆重的盛宴。
‌         
 
        
     这个季节,正是毛豆采摘的时候,豆荚一天饱满一天,三、四天不采,就有点老了。采了就剥,把豆子放进冰箱冷藏,以备日后食用。如果烧鱼,炒咸菜或者煮个汤什么的,加一把青毛豆,是很鲜的。所以这两天我天天去采。
                                                                     
     你别以为我很喜欢吃毛豆,其实我不喜欢吃豆子的。有了豆子相伴,只能一粒粒地嚼,没法吃得爽快。再说我吃不出各种豆子的味道,感觉都是一个样,既不像蔬菜,又不是粮食,非常尴尬的。
                                                                     
     我只是喜欢采摘,正如《诗经》里描写采摘的那样,可以对歌,可以合唱,可以表达爱情,非常的诗意。
                                                                     
     我特别喜欢《周南•卷耳》那一首:“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描写的是一个恋爱中的女子,思念自己的心上人,无心采摘,那副慵懒的样子,看起来很美。当然,她采摘的是苍耳子,是一种药草,我采的是毛豆,但采摘的动作我想应该是一样的。
                                                                      
 
   各位文友:好久没发文了,使大家失望了。原因也简单,主要是没工夫写长文了,只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写写短文,以解对文字的渴望。因为微信朋友圈里的文章不能长,加上手机微信的节奏更快,所以只能写些短文来抒发自己的情感。以上这篇短文就是从微信朋友圈里复制来的。今后设想发在微信朋友圈的短文,也发在这里和文友们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