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职位搜索 >

一颗不凡的心深深被其打动

2017-03-29 18:51
 
 
 
 
 
浊酒相邀
在王小波杂文里看过这段话:据说在基督教早期,有位传教士被一帮异教徒逮住,穿在烤架上用文火烤,准备做成一道菜。他看到自己身体的下半截被烤得滋滋冒泡,上半截还纹丝未动,就说:喂!下面已经烤好,该翻个身了。
烤肉比厨师还关心烹调过程,看到这我忍俊不禁,放声大笑。这个例子似乎告诉我:只要你不怕做烤肉,就没有什么能阻止你说俏皮话。但那些野蛮人多半是不笑的,总得有一定程度的文明,才能理解这种幽默。可惜幽默的圣徒就这样被没滋没味的人吃掉了。
曾在空间里转过一篇人民日报关于“异质思维”的文章,本想写写自己的感受,没想到一放放了这么久。也许是自己也理不清该从何入手,也许是觉得自己原本就是个另类思想的人,也许更担心这微弱的声音,引来不必要的诸多烦扰,犹豫不决。
“从一种声音到百花齐放,从千人一面到丰富多元, 反映出思想的极大解放,也体现着中国的前进方位:在改革深水区和攻坚期,不同利益的调整与博弈,自然带来不同诉求的表达;随着开放扩大和全球化深入,传统与现代、国外与本土,不同价值观念也必然产生碰撞交锋。”读着该文,令人鼓舞的。人们期盼着良好的氛围,敞开思想,“在对话中协调立场,在交流中化解矛盾,我们才能最大限度地形成共识,推动思想观念的进步。”问题是观念更新与进步,仅只有对话渠道吗?又或是对话就有的公平与接纳?异质思维的出现,必然是透过社会现象,被众人揉搓,反复咀嚼后形成的某些个性化或是共性集成的复合,集思广益,博采众家之长,当是理性成长的渠道,于人自身修养、于家建设、于团体发展、于社会进步、于兴邦治国,均利害攸关。闭目塞听,终不是可行之势,个中道理,简单明了,竟也成了争议的话端,不得不令人深思。
人作为社会存在的主体,其行为模式、思维意识,无不直接影响到社会发展的主流。而其角色的变化无穷,与之而紧随的变频思维,更是无形中加大了理解与沟通的难度。那么,什么才是真知灼见?
说话是为什么呢?抒发情感,吐露心迹,说明问题,传递信息,宣贯思想。如若只是制造燥音,扰乱空气里的宁静,如此思维的话,又何必说,何苦说?
口是心的门户。诸子百家,竞相争艳,著书立说者,无一不纲领自己的思想意识,足见那是思想升华与放光的墨迹。难以想象,没有经过思想精练的文字铺天盖地而来,会是什么样的境况。而传递什么样的思想,表述什么样的观念,也许同样值得深思熟虑。聆听是美德,在聆听中发现与引领是智慧,在发现中总结提高是收获。而被聆听者,心属所在?有没有诘问过内心:我是需要垃圾桶呢?还是需要中转站?或是需要一艘掘沙船?抑或是需要深加工的机器,将问题标识归类,合并同类项,打包合成,集约经营。
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力,谁也不能剥夺谁。而上帝同时给人一双耳,一对眼,是不是除了说,更得学会听,学会辨别?眼、耳、口又都长在大脑袋上,必然得将听来、看见、说出的东西经思维合成,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有所选择,说与不说,怎么说,怎样说,也许也是博采众长的必然,这或许才是人性思维与说话的最高境界?
常常听人抱怨这样那样的事,每个人都有需要发泄的空间,喜怒哀乐总有与人共知的需求。可是人们有没有想过,自己发散的消极元素,冲掉生活中诸多快乐音符,阴郁的情绪,不经意就给周边的人带来无形压力,这时,你说什么或怎么说,还是自己的事吗?
常回忆中学时的课堂,总有上课不专心听讲的同学,不 时被老师的粉笔头击中头部,同时迎来老师调侃的教导:“抛物线!”完美的起点与羞辱的终点,在数学术语的空间,连接教学之间必然的对视。两点直接的距离,被抛物线的弧度弯延引申,高高抛出的波形,那是老师居高临下的审视。是什么赋予教者如此权利呢?为什么学是如此卑微?张良拾鞋的传说,真的这般美好?人性的美好与闪光,为何一定要注入如此多谦恭的成分?
徜徉在与朋友神侃的氛围里,话锋异起,神采飞扬,漫过浩瀚星空,遨游广袤宇宙。或山、或水、或花、或草,或天南地北、或鸡鸣犬吠、或星光灿烂、或雨后春笋,思绪飘渺,披沙拣金;
徜徉在朋友们的空间里,感知那星夜的静寂,午时的炽烈,听清泉叮咚,描流光华彩。或诗、或颂、或歌、或赋,或狂风暴雨、或轻歌曼舞、或小斟清唱、或高屋建瓴。五彩纷呈,激浊扬清。
万千思绪里,遴选属于心归灵动的点滴,收获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别样,不正是异质思绪带来的效应?
而民众的心声,万马归巢,终是希望有所集纳消化,故而寄予厚望。正如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也许才是思维发散的终端归宿,否则,说也白说而已。
读罢梁晓声的杂文“平凡的地位”,我自凡人,一颗不凡的心,还是深深被其打动。
最后分享梁先生的话,以自勉:
“思想着和阅读着是同样美好的时光。读而不必非是经典,想而不必执求深刻----于是便在享受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