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所有的风景看透也许会陪我一起看细水长流

2017-06-06 09:47
惊蛰过后,阳光照在身上有了暖意。日日经过的干将河,岸边的几株垂柳,一天天地转绿了。远看如绿绿的轻纱,朦胧而飘忽。旁边,几株白玉兰耐不住一冬的寂寞,“哗”的一声,全绽放了。再也没有哪一种花朵如玉兰这样的优雅。站在盛放的玉兰树下,即使你是如何的锋利桀骜,也会马上安静和收敛,变得文雅起来。
 
 柳树的绿,玉兰的白,很喜欢这两种色彩的搭配,平淡而朴素。如对你的深情,总是深埋心底,无需张扬和修饰,只是脉脉相对,如淡绿的草,白色的花……——对不起,跑题了。
 
 一阵微风吹过,便有柳絮随风扬起,像轻轻的棉絮,细细碎碎,随着风儿四处飘飞。不时落在行人的头上,或者粘在衣服上,悄无声息,给人微微的惊喜和暖意,感觉空气中透出一股生命的活力——春天真好!
 
 在柳絮纷飞的日子里,心也会被柳絮依附出优雅的轻舞。
 
    我常常会想起市郊西部的树山村,现在正是梨花盛开的时候。千亩梨花,洁白如雪。在山坡上往下看最好,如云,如雾,感觉内心所有的角落,都浸润在春的妩媚里。
 我会想到梨田边上那些水沟,清澈的溪水汩汩而流,一群群的小蝌蚪在水里游动,欢快极了!如五线谱上的音符,每一只蝌蚪就是一个动听的音乐。
 我最喜欢做的事,是在那里掐蕨菜——一种蕨类的嫩芽。一场春雨过后,在林间的空地上,钻出许许多多紫色的蕨芽,是这个季节特有的野菜。我还喜欢在竹丛里拔野竹笋,尽管很细、很瘦,煮熟了嚼嚼,满口是山野的滋味。
 我还记得梨田的西面,有一片片的油菜花,金灿灿的,迎着春风得意地摆动。当然,远不如婺源连片的油菜开得轰轰烈烈。但树山的油菜花开得文文静静,宛如美丽的江南女子,在山野里晃动优雅的身影。
 我还会经常想起那里的一位老者,八十多了,身体挺硬朗的,和眉慈目,每次总热情地让我们把车停在他家的门口,说是等梨成熟了,来尝尝他家的翠冠梨。但每次有梨上市了,总是去不成。生活中的许多无奈,就因为囿于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而不能随心。能够随自己内心的愿望去生活,哪怕只是留给自己一小点儿权利,感觉也是很奢侈的事了!
 
 柳絮飞,翠衫舞,心随了那柳絮翩飞。
 
 细细的柳絮,常勾起这些细细碎碎的记忆。我经常在专注地做某一件事情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想起以往的一些过失,许多机会因为自己的不经意而擦肩而过,难免有些懊丧。此时,我会想办法尽力抛开这样的思绪,努力地去想一些其他,比如一朵盛开的莲,一泓清澈的山泉,一簇细细的柳絮。或者,年少时养过的那条听话的黄狗,让自己的心情再度明朗。生活中常常会被一些微小的记忆而感到满足和幸福。人在这些微小的面前,才是真实和柔软的。
 
 柳絮霏霏,花轻复微。晓风说:“春天像一则谎言,饰以软风,饰以花香,无论你再怎么挽留,都无法留住一枚梨白。”这对于我,是无所谓的。因为,我并不想留住什么,而那些细细碎碎的记忆,和记忆里的那些微小的事,以及和这些小事相关联的人,已足够使心态充满绿意。
 
 ——相信一切都有尽头。有时候,有时候,我会静静地在这里等你,等你把所有的风景看透,也许会陪我一起看细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