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专题 >

那灯光打透了深秋的寒雾击碎了人间寒凉

2017-05-26 20:22
 深秋的天,天一黑就有了寒意,已快到夜里十点了,雾气浓重,小草坐在自家地头,已感到湿气侵身,她环抱住双腿,把头埋在膝盖上,给自己取暖。
 
天已经黑透了,看不到村子,看不到村里的灯光,黑暗压迫下来,空间越来越小。远处,有播种机的哒哒声,隐约有车灯光晃动,临近的地块都没了人,乡亲们怕天黑播不好,都陆续回了家,小草终于顶上了播种机,说好下家就给自己家播,小草不怕天黑,她只想今晚把种子播上了,明天就可以安排别的活了,她可没时间再去顶队找机子,家里人不在家,人手不够,只能自己忙活,晚就晚点,多下些种子便是。
 
好像起风了,凉凉的,隔道而望的地里,一座座黑乎乎的土坟,随着车灯偶尔打过,隐约可见,几座新坟上的招魂幡刷拉拉的响,肯定是起风了,小草想,肯定是。
 
小草盯了几眼那坟堆,在雾气里,似乎一团团黑影,渐渐扩大,散开,涌动,招魂蟠像个怪物,伸长了胳膊乱舞。看不到头,看不到脚。
 
 
小草侧转身,不在看那坟地,小草知道那块坟地,埋得是那些不是好死(非正常死亡)的人,还有未成年的孩子,村里的习俗,这些人是不能进祖坟的,所以,这块地算是公用的坟地。专门掩埋无处安身的游魂。
 
小草背对坟地,仍感到凉嗖嗖的寒意,仿佛有好多双怪异的眼,正在打探自己,小草努力收集精神,望着远处播种机偶尔打过的灯光,听着机器的响声,渐渐感觉到了人气,身上温暖了许多。
 
终于播完了,机手是本村的大叔,只是认识,不算熟识,小草在车灯光下付了钱,大叔说:别收拾了,明天再弄地头,我等你,一块回家吧。
 
小草一愣,赶紧说:不用不用,我收拾好家当,马上就走,你先走吧。
 
小草知道,机手们为了抓住农忙时机多挣钱,没日没夜的干,常常是家人把饭送过来,在地头扒拉一口,到半夜才回家,凌晨两三点就开始在地里忙了,她可不敢耽误大叔的时间,忙到半夜,累的都没亡魂了,早该回家休息了。
 
她跟大叔也没多少交集,可不敢耽误大叔的时间,怎好意思让人等,她也以为大叔只不过是客气一下,即使客气,也足够小草感激,这让人感觉到了被关心的温暖。
 
谁知,大叔停了机器,蹲在地头,点了一支烟,闷着头说:你收拾吧,我等你,一块回去,天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我给你照着路。
 
小草一时无言,心忽然就暖了,暖的没了边,没了风,没了雾,没了招魂幡唰唰的阴森。
 
那一夜,在雾气浓重的乡间小道上,一个女人在前面推着车,一个播种机在后面打着灯,缓缓的行驶,那灯光打透了深秋的寒雾,击碎了人间寒凉,成为了萧瑟的季节里,最温暖的印记。